我带你去看暴雨

我一直相信,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好的。如果现在不好,就是还没到最后。

【长得俊】哥哥

本人第一次激情创作 xxj文笔
OOC 小甜饼(应该是
祝小橘生日快乐啊 以下





林彦俊和尤长靖是对欢喜冤家,这件事七号楼的大爷大妈们都知道。


想当年三岁的尤长靖凭着自己可爱的长相,甜甜的声音,还有极具感染力的笑容,成为了整栋楼的大宝贝。


“小柚,来阿姨家,阿姨有好吃的!”“谢谢阿姨,我妈妈还等着我回家吃饭呢,明天一定去您家玩!”隔壁阿姨越看越爱,又捏了捏小可爱软软的小脸蛋才罢休。凭着年龄优势,尤长靖没少接受过叔叔阿姨的零食,一张小嘴养的越发的甜,脸蛋也一直圆嘟嘟的,怎么看怎么讨喜。


对于“楼宠”这个称号,尤长靖一直是满意的。可惜,天有不测风云。


林彦俊来了。
就住尤长靖楼下。


两岁的孩子已经能走,话也能说清楚了。就是这孩子看着像大人一样,整天板着个小脸,话也少得可怜。“人是视觉动物”,不知道是哪位名人说的,反正楼里的大爷大妈坚持贯彻了这一真理。谁让林彦俊长的好看,小小年纪就隐约能看出几分剑眉星目的样子。从此,林彦俊身边就总围着一群“不怀好意”的中老年妇女,整天“小橘”“小橘”的叫,“小橘好可爱!”“小橘,给阿姨笑一个!”


尤长靖怒了,是真的怒了。他的地位好像受到了威胁。
林彦俊烦了,是真的烦了。为什么这些成年人比他还幼稚。


尤长靖有个计划,让自己重回楼宠巅峰。
林彦俊有个计划,让自己耳边重归清净。


于是——
某天,正在被“骚扰”的小橘眼睛一亮,朝着某个方向大喊:“哥哥!”脸上露出了百年难得一见的酒窝。这正合尤长靖的心意,他赶紧跑了过去,实在没忍住,戳了戳林彦俊的酒窝,“小橘真的好可爱啊。”



尤长靖又高兴又郁闷,高兴的是自己又回到了长辈们的中央,郁闷的是对这个和自己争宠的小屁孩一点也讨厌不起来,他的脸好软,好喜欢。
林彦俊又高兴又郁闷,高兴的是话题终于回到了尤长靖身上,郁闷的是自己就要和这个小屁孩扯上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了。


“叫哥哥!”三年级的尤长靖指着自己“三年一班”的胸牌向林彦俊“作威作福”。


一个月后,林彦俊跳级了,跳到四年级。


“叫学长。”


尤长靖发现林彦俊特别不喜欢叫他哥哥,明明第一次叫的挺亲的啊?
林彦俊特别不喜欢尤长靖总摆出一副大人的模样,大一岁,叫什么哥哥啊,丢脸。


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被大爷大妈们投喂的太厉害,上了高一,尤长靖开始疯狂发胖,“二百斤的傻孩子”,之前林彦俊就这么调侃他,现在变成了事实——真的有二百斤,依旧是个傻孩子。因为胖,尤长靖没少成为学校里大家明面或背地里的谈资。
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被大爷大妈们说帅的原因,总之,林彦俊是真帅。洗去了婴儿肥,脸颊的轮廓显得越发硬朗。加上抽条拔高的身材,在学校里任谁见了,也要多看两眼。
尤其是——林彦俊和尤长靖并肩走在一起的时候。


“林大校草——又有人来送情书啦!”两人正走在去食堂的路上,听到这话,尤长靖抬头看了林彦俊一眼,笑的一脸灿烂。“林大校草哟~那么招女孩子喜欢哟~”

女生来了,林彦俊低头一看,呦,是个常客了,例行拒绝后,本想着插曲就会这么结束,谁知道女生却有些气急败坏:“林彦俊!我喜欢你!你就不能看看我吗!你宁愿天天和这个胖子呆在一起也不愿意看看我吗!”女生的眼里泛起了委屈的泪水。

“同学,”林彦俊的脸已经彻底冷了下来“评价我,我会认真去听,但是请不要牵扯到我身边的人。”尤其是我最重要的人。“没事啦,你看我,确实也挺胖的是吧……”尤长靖的声音越来越小。闹剧就这么不了了之,一切都好像归于平静。


林彦俊不对劲,非常不对劲。如果说平时只是疏离的话,这几天他的脸色简直可以冻死人了。

至于原因,很明显,尤长靖转学了。至少外人看来是这样。其实,据林彦俊所知,尤长靖不仅转学了,还搬家了。毫无预兆,什么都没留下。直到后来,林彦俊才打听明白,他是因为家庭原因,回了马来西亚。


五年后,娱乐圈出了两颗新星,一个叫林彦俊,一个叫尤长靖。一个叫林彦俊。


林彦俊,你还在吗?
尤长靖,真的是你吗?


林彦俊的第一场粉丝见面会上,林彦俊赌上了他所有的骄傲,在快结束时,唱了一首歌。“忽然一瞬间长大,就像被时间的手擦模糊的画……你在吗,你要幸福啊,我想你啊——”这是尤长靖最喜欢的一首歌。唱到最后,眼眶已然湿润。


“我想把这首歌送给我的哥哥,他陪我走过了孩提,少年时代,我之所以走这条路,就是希望,他无论在哪里,抬头就能看到我。我想对他说,谢谢你,尤长靖!”我喜欢你啊!——没说出口的那句最感人。
听到另一位当红小生的名字,又得知这么劲爆的消息,台下的粉丝欢呼一片。“快看!尤长靖!”不知谁喊了一声,只见舞台旁边最不起眼的角落里站起来一个人,赫然就是主人公之一——尤长靖。


“尤长靖!尤长靖!”观众起哄的声音。台上的两人四目相对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“不瞒大家说”尤长靖突然开口,“我02年,小鸟胃,最讨厌的人就是林彦俊。”


他说的是假的,他知道,他们知道,大家都知道。


“以后还要叫哥哥啊。”尤长靖踮起脚尖,在林彦俊发红的耳朵旁如是说道。